[原创6]697小说源码 > 都市·青春 > 医路嚣张 > 1-1 来自孙子的包裹

医路嚣张 1-1 来自孙子的包裹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医路嚣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萧小天走在灯火通明的大街上,步履踉跄。≧东江市虽说仅仅是一个县级市,但这几年由于勘测出了巨大的石油储量,城市展还是极为迅猛的。看一个城市的展除了看白天交通的拥堵程度之外,看夜生活的繁华程度,也是一个不错的标杆。

路边烟火腾腾,炭火的光芒此灭彼明。时不时传来滋滋的烤肉串的声响,“老板,再来两个羊腿,四个羊腰!”“扎啤快点!整一桶!”呼喊声也是此起彼伏。

萧小天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嘴里吧嗒两下,强行忍住了美食的诱惑。刚刚和医院的王副院长在一间清真馆里用过餐,喝的晕晕乎乎的。不过还好,市医院骨科本年度仅有的两个提主治医的名额,王副院长已经应承了有自己一个。

春风得意马蹄疾,萧小天一边想着,忍不住吹起口哨来。

医院里论资排辈的现象比较严重,三十岁以下的基本都是住院医。即便是通过了职业考试,院方不点头也是白搭。

萧小天很是欣慰,这三千大元没有白花。主治医与住院医,不仅仅是工资差距。那些小护士热切的目光,味道是不一样的。市医院自从建院以来,三十岁以下提主治的,加上即将更上一层楼的萧小天,也不过二十个。

那个看到自己就两眼放光的小护士于逸雯,这次应该更加崇拜自己了吧?萧小天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一股淫-邪的笑容。路边店里站街的廊女一边在脸上继续打粉底,一边冲着他这个独身溜达的汉子露出一个自以为妩媚的笑容。

“呕!”萧小天差点吐了出来,咱可不好这一口。

这并不是对她们的工作有什么偏见,而是作为一个医生本身所具有的“洁癖”在作怪。但凡可以共用的东西,包括人,那都是少沾惹为妙。

站街女看着逃一般飞奔离开的萧小天,毫不淑女的嘎嘎大笑。一边笑,还冲着萧小天的背影比了一个中指:“切!装什么纯!老娘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扒光了洗吧洗吧不都一样?”

萧小天匆忙离开,并没有听见站街女鄙视的声音。原本就有些喝大了,急切间慌不择路,不知道扎进那个小区里。

小区的格局都差不多,临街的作为商铺,在上面建高层。只是不知道这小区的保安,都做什么去了?萧小天回过神来,刚想离开小区,就看见一个保安摸样的男子,拎着警棍亮着高瓦数的手电筒,急匆匆的从他身边跑过。

萧小天回头还看了那保安一眼,莫非是招贼了?这么急匆匆的?

猛然间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呼喊:“救命——救命啊——”

听声音,是一个年纪不是很大的女子。

作为一名有责任感的医生,萧小天觉得现在的情况,恰恰是自己出马的最佳时机。

人命关天的事情,医生从来都是冲在前面的。至于警察们,一般只善于善后工作而已。救命的声音,就是出征的命令!更何况,这个声音听起来虽然撕心裂肺,但其中柔媚的语调,并不是危险的情况所能遮掩的住的。

萧小天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绝美少女的轮廓。当了这几年医生,别的没学会,这听声辩形的本领,却学了个十之8九。但凡声音甜腻娇媚的,人的相貌也指定差不到哪儿去。就像平时常说的字如其人,字有时候是可以通过练习写好的,但声音却不行。贸然去学习,也只得落个东西效颦的下场。

仿佛天生的英雄救美时机,早已经完美的展现在自己面前,等待着自己义无反顾的去把握。萧小天攥了攥拳头,坚定了自己英雄救美的信心。

萧小天酒意已经苏醒了三四分,脚步虽然依旧还是有些踉跄,但绝对已经是坚定不移的向着女子声音传来的方向一刻不停的飞奔而去。

上学的时候,萧小天得到了老教授的指点,大学四年一边进行学业,一边追随老教授锻炼体魄,修习了一些太极的入门功夫。

强大的锻炼果然不是白给的。萧小天后先至,迅的赶在了那个看似强壮的保安,先他一步赶到案现场。

楼下已经聚集了三五个人,正围着一个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职业装的女子安慰着什么。

那女子虽然身穿职业套装,却不能掩盖她绝美的容颜和呼之欲出的双峰。一抹动人心魄的洁白在光润的颈下若隐若现。

女子抬头仰望,哭的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娇俏的琼鼻汗滴隐隐,颧骨处一片酡红,洁白的贝齿紧咬着惨白的双唇,似乎隐约要滴出血来。

顺着女子的目光看去,只见林立的高楼大约是六层左右的一扇窗外,悬挂着一个不知名的物体。整个楼区灯火突然间全部打亮,萧小天看得真切:那是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孩童,正用稚嫩的小手,艰难的抓着阳台上外封闭的铝合金条,全部身体探在窗外,悬挂在半空中!

这个时候,所有的安慰都已经成了空话。倘使有一个人站出来大吼一声:别担心,有我呢!指不定那女子心神还会安定些。但现实明显摆在那里,大家都束手无策。萧小天也不是蜘蛛侠,自认没这个本领。

呜呜的哭泣声回荡在夜空之中,所有人心底都捏了一把汗。那女子心神激荡,竟然嘤咛一声晕了过去。

围观的群众有人急忙拨打急救电话:“119,119,这里是怡然居小区,这里……”还有人拨打12o:“急救!急救!怡然居小区!……”慌乱的声音响成一片。

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有人出主意垫棉被。实际上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惜的是只听见有人说,却没有人真正实施动手。

萧小天试图分开众人,接近那个晕过去的女子。奈何人们乱作一团,帮忙的少见,凑热闹的却不在少数。萧小天一人之力不足以与众人抗衡。挤了几次都没有冲进包围圈。

急中生智之下,萧小天大呼一声:“我是医生!”

简单的四个字仿佛是晴天霹雳,众人身形一震,很自然的让出一条通路。别看平时对医生不怎么待见,说什么三个绑票的不如一个卖药的;但真正有大事生的时候,人的本能挥出来,心底对医生还是充满尊敬与信任的。萧小天三步并作两步,急奔到那晕倒的女子身前。

掐人中,掐合谷;似乎刺激还不够,萧小天掏出随身携带的几把钥匙,选了一枚开口比较尖锐的,狠狠地扎了那女子合谷穴一下。原本萧小天还是有一些**的心思的,但医生这个职业就是这样,一旦进入状态,眼前的只有病人,而并没有男女之别。

那女子悠然醒转,大呼一声:“孩子!我的孩子!”紧接着“ger,ger,”两声,胸中一口郁闷之气涌了上来,再一次晕了过去。萧小天暖玉温香抱满怀,耸了耸鼻翼,一股自己从来也没有闻到过的香水味道沁人心脾。眼前的女子说不上绝色,却十分的懂得如何装点自己。五官长得十分秀气,单独出来虽然没有什么特色可言,但凑在一起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虽说现在情况紧急万分,却仍然难以遮掩她身上成熟的气息。

萧小天暗自鄙视了一下自己。他深知,眼下女子的状况并不要紧,要紧的是那个挂在外边的孩子。

几个念头在萧小天脑海中飞快的闪过,又都遭到否定。现在情况如果那孩子能在坚持一下,跑到屋子里把他拽回去或许可行:“房间钥匙呢!”可惜那女子神智似乎还不是很清晰,竟然直接忽略了萧小天的话语。

他刚想着放开女子去想办法搭救那个孩子,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兴奋地呼喊声:“前面,前面一点!”

抬头一看,只见邻居五楼的一位住户,从窗户的缝隙之间慢慢的伸出一架叉梯,试图接住这个幼童。叉梯颤颤悠悠的,晃得萧小天有些怀疑这五楼的住户是不是刚刚交过公粮,这般有气无力的。

“啊!”人群中突然传出尖叫声,那孩子已经失去体力,小手松开,忽的一声从六楼坠下。孩子吓得哇哇的大哭的声音,令楼下的人们心神为之揪紧。

当场便晕倒了两个妇女。带着红袖标的居委会老大妈,双手抓着小区保安的胳膊,身子不住的打晃。

“好!”一阵呐喊声传来。五楼的住户在众人大呼小叫的指挥下拿捏得很是到位,叉梯一沉,恰恰接住了下坠的孩童。

那女子在萧小天的怀抱中听到这一声叫好,悠悠醒转。她完全顾不上自己还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抱在怀中,眼见自己的孩子被五楼住户的叉梯接住,心情激动,忍不住反手抱住萧小天,似乎这个男子温暖有力的怀抱,此时就像接住孩子的叉梯一样,坚强有力。原本想着如何去救孩子的萧小天挣了一下,却被那女子反手抱得更紧,似乎萧小天就是她的救命稻草一般。

五楼的住户在众人七嘴八舌的指挥下慢慢的收回叉梯,楼下有人禁不住喊道:“慢点啊,慢点啊,小心些!”眼看叉梯离窗户口越来越近,孩子得救有望。

楼下的众人忍不住叫好。但孩子毕竟是孩子,早被众人的呼喊声吓得失去了神智。其实就算是清醒的,一个三四岁的孩童受到如此惊吓,很难保证不胡乱折腾。果然众人声音未落,只见那孩童突然间抓住叉梯爬了一下。这一下可不要紧,只见他的身体一个颤抖,竟然穿过了叉梯间的空隙,以更大的度坠落下来。

“啊……”下面的呼喊声响成一片,谁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更多的人掩面而泣。几个大老爷们儿也侧过身去,不忍心看到这残忍的一幕。

那萧小天怀中的女子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突然间挣脱了萧小天的怀抱,两三下就分开围观的众人,冲到楼底下,抬头张望着孩子落地的方向,伸出手来试图接住她的孩子。

即便是没有学过物理学的人也知道,这孩子从六楼掉落下来,什么重力加度的一叠加,冲击力怎么也得大几百斤。这般的重量别说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就是一个壮年汉子猛然间来这一下,怕也是吃不消的。没有人能够去提醒已经如同了疯般披头散的母亲。强大的母爱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顿时哭声一片。

人群之中突然窜出一个人影,正是同样心急如焚的萧小天!一个鲜活的生命,哪怕是有一丝希望也不应该放弃!这,不仅仅是医生的准则。

萧小天冲出人群,猛冲两步在墙壁之上一个垫步,身形凌空窜起。“哦!!”人群中再次传来呼喊声,几个年轻的朋友掏出手机,适时的拍下了这一幕动人的场景。空中的萧小天展露出一个自认为帅的笑容,伸出双臂在孩童下坠的路线上。仅仅是几秒钟的功夫,那孩子不偏不倚的掉落在萧小天的怀抱之中。

按照自己所知的医学常识,这般的高度如果直坠地面,就算是不偏不倚的被孩子的母亲接住了,孩子的大脑所受到的冲击力也足以对他三四岁的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但萧小天一跃而起,接住孩童以后又向上冲了半米左右的距离,才坠落下来。这样一个缓冲,但愿对孩子能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

“咔吃!”萧小天只觉得双臂剧痛,尺骨桡骨的骨折,定然是免不了的了。下意识的抱紧怀中的孩子,身体缩成一团。

沉重的坠地声传了过来。萧小天背部剧痛,眼前一黑,口中传来甜腻腻的感觉,“扑”的一声喷出一股鲜血。

人群之中鸦雀无声。这仿佛只有出现在武侠小说里的一幕,强烈的冲击着人们的视觉以及心理反应。

“还,还好!”萧小天喷出鲜血之后头脑突然清醒,唔囊不清的说了几个字。

哦!众人拍拍胸脯,突然有人抬手指天,大呼一声:“小心啊!”

五楼住户的铝合金叉梯由于孩童掉落拿捏不稳,一时失手的情况下跟随在后边坠落下来。

“啊!”

楼下的众人纷纷闪避,叉梯落在水泥地面上溅出点点火星,弹起落下,咣铛一声砸在了萧小天的脑袋上。

萧小天暗自叹息,今天终于见识了啥才叫祸不单行。不过他丝毫没有感觉到痛苦,疼痛的痛阈达到极限,怕是拿刀宰割他,他也不会觉得痛了。

楼下的众人乱作一团,早已苏醒的孩子的母亲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嚎啕大哭。两三步便冲了过来,一把把萧小天和他怀中的孩子搂在自己怀里。这个不知名的男子今天已经给了自己太多的震撼,倘使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可真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呜呜呜……”稚嫩的声音从萧小天怀里传了出来,孩子还活着!女子泪眼朦胧的看了一眼萧小天怀中紧抱的自己的孩子,更加忍不住心情,呜哇哇的大哭起来,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宣泄自己的心情。这个时候再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的问题了。只是萧小天,眼看已经呼吸不匀,出气多,进气少了。众人围了过来,居委会的老大妈喃喃的道:“好孩子啊,好孩子啊!”

几个年轻的汉子试图走上前来帮扶一把,人群中有人道:“还是别动他们了!已经打了急救电话,咱还是等医生来处理吧!”

那少妇披头散的仰天大叫:“医生呢!医生呢!怎么还不来!”

夏日里沉闷的空气突然间激荡起来,静谧的空间突然出现一个撕裂口。从撕裂的空间里面,传来一个机械般的声音回荡在萧小天脑海之中:“时空专递员9527号确认投递任务!请接收投递物品!”

语音未落,原本已经昏迷的萧小天又是“扑”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空气中顿时弥漫着血腥的味道。撕裂的空间里面传来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

“奶奶个熊!喷我一身!哦,不对不对,我亲爱的爷爷,孙子为了你可是违反了时空专递条例哦,但愿你在这个空间里,继续混的风生水起吧!”一边说着,传来“啪”的一声轻响,似乎是扇了自己一个嘴巴:“臭嘴!爷爷也是能骂的么?”

第二个声音却是来自那个投递物品:“第八代家庭医生培养与保健系统确认认主程序!叮!进行深度融合!叮!宿主生命体征不稳定,启动应急保护预案!”

一股柔和的淡黄色光芒,把已经进入昏迷状态的萧小天包裹在其中。只是生的这一切除了萧小天之外,其他人并感受不到而已。

“屋里哇,屋里哇……”警灯闪烁,119和12o几乎同时来到。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